关  闭
365bet账号解封
当前位置 :  心理咨询中心首页  >>  心理专题  >>  内容浏览

从古典精神分析到拉康主义(05)-移情与反移情

来源☆作者:本站 匿名发布日期:2011-01-30点击率:1784

移情、反移情概念已今非昔比,无论在理论还是应用上都已发展到了第三代、第四代。自从移情被提出,对其理解与对理解的理解构成了一个巨大而且有冲突的概念家族。
1.移情、反移情的概念
移情:是病人经过自由联想,将儿童早期所受挫折或创伤(真实的或幻想的)及其所带有的强烈情绪逐渐暴露出来,向外发泄,并把这种情绪转移到治疗者的身上,治疗者即变成了患者爱或恨的对象,其强烈程度亦是早年情况的复制。----Freud
反移情:则是治疗者对病人移情的无意识反应。认为反移情对治疗有不良影响,治疗者应努力克服它。----Freud

整合的观点:移情是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对治疗者重现过去的依赖反应,是潜意识的个体活动。表现为联想、情感、欲望、想象、幻想、感知和认知图式的重建,以图解释否认或压抑经历。病人总是潜意识地希望通过治疗者安排的角色和功能设计来矫正精神痛苦。移情的一种动力学解释为:它是治疗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是治疗过程中病人对治疗者行为产生的反应。当治疗者最初的行为激起病人善意的或恶意的联想时,病人赋予它正性的或负性的意义。

整合的观点认为反移情是治疗者对治疗过程和病人活动情绪的、生理的和认知的反应,它是治疗者对过去经历和病人现在行为的反射。它的动力学解释亦是治疗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是治疗者对病人在治疗过程中的情感与行为产生的反应。同时反移情受病人角色和功能的强烈影响。和移情一样,反移情也是个体企图掩盖压抑和否认的潜意识现象。但是从中衍生出的可能是治疗者意识中的责任感和强烈的焦虑。
一个成年男子,在小时候受到来自父亲过多的恐吓和威胁,他们可能对所有的男性权威都会表现出畏惧、退缩、讨好、迎合的态度,就仿佛他们仍然是个孩子正因为自己的“劣迹”在等待惩罚。同样,一个成年的女子,如果小时候和自己的姐妹激烈地竞争父母的注意,那么在她的成年生活中就可能表现为不顾一切地要获得绝对的、至高无上的霸权和地位,好像仍然是在向父母证明她是“最好的”,是值得注意和表扬的。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他们的态度、价值观和行为模式都是过去经验的总和。这些由于过去的经历所存留下的东西会在个体的各种人际关系中以固定的方式强迫性地重复着。

移情与反移情概念解释举例:
移情:是指求助者把对父母或对过去生活中某个重要人物的情感、态度和属性转移到了咨询师身上,并相应地对咨询师作出反应的过程。在类型上包括正移情和负移情。《心理咨询师》
反移情:有经验的咨询师善于利用移情现象,采取反移情的技巧,即把自己扮成移情的对象,鼓励求助者发泄自己压抑的情绪,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内心活动,咨询师则从中进行深入的分析,探询求助者深层的心理,包括潜意识。求助者在充分宣泄情绪后,心理上会感到放松,再经咨询师的分析得以领悟后,心理症状会逐渐化解。(《心理咨询师》下册165页)
反移情:反向移情(或称反移情),指治疗者将自己的潜意识的情感投向病人,如对病人的喜欢或厌恶,是医生对病人所发生的一种移情反应。《当代西方心理学新词典》
“移情指的是来访者(或病人)将过去重要人物(客体)的情感投射到治疗师身上。反移情的定义现在有多种。经典精神分析认为治疗师将自己过去重要人物的情感体验投射在来访者身上的情感反应为反移情。现代一些精神分析学者认为,反移情包括了治疗师对病人的一切情感(海曼,1950,1960)。而一致性的反移情,是指治疗者与来访者的情感态度发生共情。比如病人愤怒(多潜意识层面),治疗师也因为病人感到同样的情绪--愤怒。这一反移情是来自病人,由病人激发出来的。海曼(1950)认为反移情是理解病人的钥匙。”——贾晓明《现代精神分析与人本主义的融合》
综述:
移情就是把对A的情感转移到B的身上。
反移情特指咨询师对来访者各种情感的反应,即咨询师的“移情”。
负移情:求助者把咨询师视为过去经历中某个给他带来挫折、不快、痛苦或压抑的对象,在咨询情境中,原有的情绪转移到了咨询师身上,从而在行动上表现出不满、拒绝、敌对、被动、抵抗,不配合。
正移情:求助者把咨询师当作以往生活中某个重要人物,他们逐渐对咨询师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感情,表现的十分友好、敬仰、爱慕甚至对异性咨询师表现出性爱的成分,对咨询是十分依恋、顺从
2.移情反应在临床多有如下特点:
1 过去经历的重现性 
2 现实表现的不合时宜性 
3 移情反应的双向性(即患者对治疗师所呈现的双向感情同时存在)
4 移情反应的易变性 
5 移情反应的持久性及单一性(此为患者无意识的防御及本能满足的结合之产物)

3.移情与投射的关系
关于投射的几句话的分析
1.我们对他人的态度是自己对自己态度的投射。
2.你感觉到不得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时,就进入了投射认同中!
3.自做多情是不当投射。
4.内心世界就是我们长期投射认同来的。
5.不够强大不够自信的投射:会刻意追求外在的强势,容不得别人说不,见不得他人对自己的不恭,哪怕对方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可能发怒,内心的不足需要以外部“恃强”的方式来得到补偿,以求得平衡。
6.自我建构不够完善的投射,不敢正视他人,不敢面对内在的自我,内在驱动力不足,因此其眼神会游弋(不确定),内心里会惴惴不安,总感觉别人会“洞穿”自己,很怕与别人“对视”,很多学生在感觉知识掌握不到位而面对老师或考试时多会有此情形。
7.内在缺憾的投射:格外关注他人优势甚至忽视其缺点,隐含着表白自我缺憾。关注那些“明显优于自己”的人,会“享受”其间的理想和完美,以求得视觉满足的补偿方式来填充自己的内在缺憾,或者,以“感官诋毁”“妒忌”的方式发泄内在的愤满
8.青春期“逆反”是积极建构“自我”的投射:通常情况下,初中学生处于情绪风暴期的中心点,他们看似平静的外表与汹涌澎湃的生理发育与心理建构的内心混乱形成了似印象派油画般让人难以捉摸的独特“风景”——他们会特别“关注”老师,以至每一位老师的任何一点点“瑕疵”都不会逃过他们“雪亮”的眼睛,给老师起绰号常常是他们的“乐趣”和“成就”,父母的任何一点点“不认同”都会让他们“敏感”和“不舒服”,与父母“抗衡”成为他们引以为自豪,并向同学炫耀的“资本”。心理学揭示:青春期的孩子是以“镜我”来面对周围世界,他们透过色彩斑斓的外部“镜子”来审视,觅寻建构内心的“自我”,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个是自己眼中的自己,叫自我;另一个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叫镜我。这两个自己,常常是差别非常大的。我们眼中的自己,通常会是一个我们想要成为的自己。而镜我,才是我们表现出来的自己。
一般来说,移情与反移情产生的原因是个体的未完成情结,诸如童年时期的人际关系中与重要他人之间存在的未解决问题等。有个词语叫移情别恋。那么如果这个移情是我们今天所讲的移情,那你千万别恋,因为这个恋爱是移情逼恋。
移情在治疗中多半作为双刃剑出现,既是治疗的主要障碍,也是治疗师最有力的援助。对于病人,移情有助于表达歪曲情感,渲泄部分本能,而不需使用通常的防御反应。对于治疗师,病人的一些避而不谈的东西显现在移情里,移情提供了一种诱因。具体说来有三点:其一,病人内化冲突形式能通过移情转换为初生态的客体关系;其二,在移情里以重复的思想、行为模式描绘自身的内化冲突能在与医生联系中被观察得到,作出相应解释成为可能;其三,在移情里重构和修通人际领域内心理与身心失调成为可能。
临床上应该注意区分“负性移情”与“阻抗”的不同。阻抗是指向来访者自己的内心冲突或症状的,并且是对内心冲突的回避与掩饰,其情绪表现既可能是消极的也可能是积极的。负性移情是消极的情绪和行为反应,它是指向咨询师的而不是指向自己的问题的,它不是针对内心冲突的回避行为。恰恰相反,负性移情是来访者内心矛盾的最充分的最不由自主的展现,是症状的变形,是来访者的无意识愿望在咨访关系中的“替代性”实现。
移情是病人的无意识阻抗,通俗地说,移情的表现是症状从疾病里分离出来,投射到医生身上了。所以这时候医生让咨客明白他的这些感情,但这些让对方明白,应时刻记住,对方有没有能力处理自己的移情,所以对移情的处理也不能操之过急,有些时候医生应暂时扮演父母的角色,但这是一个新的建设性的角色,不应是咨客童年时候心理的强化,否则对移情的处理就很危险了。病人向心理医生求爱多半是阻抗在作怪?因为你试图带领她挖掘心灵深处压抑很深的东西,她则下意识地用'爱情’把医生拖到恋人的位置,破坏医生的权威性,转移自己的不安!这种不正常的恋爱关系,会让人幸福吗?医生满足患者的移情,实际上是充当替身的角色,如果不帮助患者从压抑中解放出来,她的病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治疗。

1。你是愿意要投射而来的爱情,还是要移情而来的爱情?
2。投射和移情有何异同?
投射:把自己具有,而别人不一定具有的情绪、观点、态度、信仰等东西投注入他人身上,并通过这一投注而认为他人或处物具有这些东西。它的路径是:由自身发出,投向外部世界;(篮球在自己手中,自己是原生物)移情:把对某人情绪、观点、信仰等东西转投到另一人上,让被投注的此人取代原先的彼人。它的路径是:由A出发,投向B。投射和移情有可能同时混杂。(篮球在自己手中,是自己与别人的原生物)
 首先看投射:人作为有自我意识的人与他人和世界处于分裂之中。这种分裂迫切要求人对自我进行认同,并克服与外界的分裂。对自我的认同,对于很多人来说,逻辑地要求“他者”也对自己进行认同。表现在心理逻辑上就是要求自己与他人,或他人与自己具有某种存在属性,或者,他人成为自己的某种情绪、情感、理念等的承载者。(他者认同的危机)
再来看移情:移情是在心理上,让B填补或取代A在自己心理上的地位。这意味着,一个玩移情大法的人,在心理上已固着于A,A已成为他的自我的一部分,并构成了他的自我认同。一旦A消失,或不以具象的形式出现,他的自我认同就出现危机,心理上就难以生存,因此必须把出现的B看成是A,让B具有A曾在自己心理上具有的功能。是自我认同,而不是其它,导致了移情这一心理机制。(自我认同的危机)
移情与真情的区别在哪里?
移情是带有某种强迫性的,而且不完全是自然的关系。是咨询过程中出现的职业关系之外的(所以咨询强调设置),并带有重复性和某种强迫性的感情投射。移情是带有某种强迫性的,因为移情是自己和自己的事情,呵呵,它需要的是自我认同,对方不过是个凭借,或者理解成催化剂也可以。
什么叫带有强迫性的感情?什么叫自然而然的感情 ?又如何区分?
例如一个人失恋,为了逃避痛苦,而马上再找个对象时,疯狂爱上,这里面就有情感转移,将对于前一对象的爱投注到后一个对象身上。还有的例子可能会将与自己父亲的关系,投射到自己的和父亲差不多年龄的上司身上。带有强迫性的感情可能是一种被动的而非亲密放松的感情,而是紧张的、不可控制的、而且是顽固重复的情感,而且一般后果可能都有点不怎么太顺当。
 
 

4.移情与共情的关系
共情:指的是一种能深入他人主观世界,了解其感受的能力。在与他人交流时,能进入到对方的精神境界,感受到对方的内心世界,能将心比心地对方,体验对方的感受,并对对方的感情作出恰当的反应。在心理咨询中,empathy应该翻译为“  共情训练同理心”。即站在对方立场思考的一种方式。
“共情”与“移情(投射)”,这两者差别特别大,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这有一块玻璃,晚上往外看的时候,你会看到什么呢,你会在玻璃上发现三种内容:
一:玻璃本身的内容,有些污渍,甚至划痕。
二:玻璃反射的屋内的东西,但我不觉得是屋里的,比如屋里点灯我会觉着灯在屋外。
三:真正外面的东西比如外面的房子、汽车和灯。
哪些是屋里的哪些是屋外的呢?
在我们眼睛里直接看到的都是外面的,即使屋里的灯看上去也象是外面的。
共情:就是我看到了你身上实际有的东西,我看到外面有一个大楼,外面是有一个大楼,这就是我对大楼的共情。
投射:还有一种东西不是别人身上的,而是我自己身上的,但我以为是别人身上的东西,比如:屋子里的灯,屋子里的一个红色旗子,也会出现在玻璃上,看起来就像在外面一样,但是实际却是我们自己的。这里:我们把屋子当成是我们自己的心灵,把玻璃当成是心灵的眼睛,我们的眼睛看到的屋里的东西实际上是我过去的东西,是我过去积累的东西投射到了外面,但是我现在把它以为是别人的东西了。
     
怎么判断哪些是屋里的,哪些是外面的呢?
比较难,很难!但是学会了之后,更容易洞见这个世界,明察自我。
1.能使玻璃有所变化,假如我们把屋里的灯全关了,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做到,关灯意味着我内心的情绪和活动都减少了,
2.如果我关上灯以后我在玻璃上看到的东西就都是外面的,还是分不清怎么办那?把屋里的灯开得特别亮,屋里灯更亮以后我看到的更鲜明的就是屋里的,不那么鲜明的就是外面的.
3.换一个角度看一下,如果是屋里的东西就会变化很大,如果是外面的就变化不大,如果是火车车厢就更明显,屋里的东西无论车开得多快都不会很明显,而车外面的就变化很大。
4.假如我们有并排的几间屋子,我问隔壁屋子里的人你看没看到什么东西,如果不同房子里的人大家都看到同样的东西,就很可能是屋外的,简单的说就是参考其他人的意见。
关灯是好的一个办法,咨询师通过长期的自我修炼最后达到了内心的任何情结、任何问题都解决了,这是很难做到的,如果你做到了你的里面什么结都打开了,这时你看人非常准。有两种人看人非常准,一种是心里所有的结都打开了,他看对方的时候完全没有自己的干扰,这是最好的;还有一种人心理状态极差,他也适合理解人,他心里有好多结但每个结都被压抑住了,就是那种麻木的情况,心如死灰,这种人比前一种人差多了,因为前一种人心很灵活,这种人感受力差多了,但他有一个好处就是心里上下波动少,所以他也有一种敏锐地感受别人的东西,就是说最活的人和最死的人都有一种理解别人的能力,心理咨询就是这样,但千万不要做后一种人,很害人的。我们最好是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解决越多越接近前一种人,受干扰比较少。
  
 
5.重复、退行、阻抗和移情关系
所有移情现象的共同分母是重复。过去经验与行为模式自发在新版本中重现,而过度的重复本身就意味了深刻的神经症性冲突。在意识层面,主体可能作出巨大努力以改变行为,但由于早期冲突的持续影响,本能被自我阻止全部渲泄,行为被迫按照原型一次一次重复执行。重复也可以达到一种延迟控制的目的,原来受创的自我在重复中慢慢学习如何因应无助,一如行为主义者的系统脱敏。对一种痛苦情境重复会有一种相对的快乐,移情本身就是一种本能的不完全释放,而快乐的相对性即在于移情本质上的替代与妥协。病人对痛苦角色的重复扮演,可能还意味着其对完成不能实现任务的一种尝试,如同未受满足的饥渴婴儿。
移情可被认为是一种退行现象,分析情境与程序极大强化了这种退行。病人躺在睡椅上,不看保持相对沉默的治疗师,分析情境的此时此地感会相当减弱,病人如同躺在母亲臂弯里,分析在两方面会触发早期联结:一方面睡椅上感觉隔离的病人会被激起孤独、挫折、关系饥饿的感觉;另一方面,高频率观看,对病人需要的热心会激起亲密母婴联结的记忆。病人通过退行重复过去客体关系,但由于冲突,移情会表现为不恰当与矛盾的。从过去移情到现在再退行到过去的转换表明当前自我功能与时间感的部分丧失。但这种退行如果到达一种非常原始的客体共生阶段,那么病人将表现得愚钝、反常,这时分析工作将不能继续,除非治疗师能够重建一个合理、有效的工作联盟。
阻抗是病人内部对分析过程的一种抵抗。当治疗师试图将病人无意识材料引至意识时,病人将表现出阻抗,这被视为移情的一种特殊形式。阻抗也是不可避免的,它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显示出来。否定性的方式有:指责治疗师,表明对治疗不满、迟到失约、沉默、忘帐、对心理学消极态度、想中止治疗、提出不相关论题、对治疗师的无理要求、对解释怀疑等。攻击性较少的方式有:对治疗师的一切无条件赞同、拒绝实质性情感卷入、过分合作、长时间保持依赖移情、使论题形而上学化或玩笑化、对治疗师私人生活的兴趣等。这些阻抗的来源可能各不相同,如压抑材料的不断显现;继发性获益可能失去;对变化的惧怕;不愿承认移情存在;也不愿消除;对分析结束的分离焦虑;自罪自责的超我使潜意识认为症状存在有合理性、正当性;冲动本我的破坏本能;以及出于治疗师自身的技术问题等[11]。
对移情的阻抗又称移情阻抗。病人会对治疗师产生强烈感情体验,通常同时包括有关性与攻击的成份。其目的仅是替代分析而使自己得到满足,或者是保护性的,即以一些移情来抵御另一些不能容忍的移情,这个时候病人可能会顺从的与治疗师保持表面化的合理关系。阻抗的存在让治疗师知道病人不希望在此时揭露一些特殊情感,阻抗告诉治疗师他正走入禁区。弗氏因此提出一个原则“先于内容解释阻抗”或“表面地解释”,也就是说处理阻抗第一步是向病人指出他们在阻抗,使病人注意到自己的阻抗,以后等适当的时机,治疗师再向病人指出他为什么要采取阻抗,防御的是什么[8]。
阻抗需要达到一定强度才能让病人承认,否则治疗师的解释不能被真正接受并且整合,但是过强的阻抗则有可能使分析中止。在临床过程中有些实际性的处理阻抗技术:如放慢治疗进程;减轻病人情绪压力(对幽默自然而非刻意的使用);增加情感支持与接纳;治疗师对病人阻抗的现实接受;对私人情感的分享(共情);提供选择,非权威性语言的使用;利用身体表达;系统论的一些方式(重新赋义、悖论处方、家庭作业)。[11]对阻抗与移情的分析是精神分析的首要任务,但如上所言,解释只有在能被整合进病人存在中时,才有治疗意义。Kuiper提出“原来、怎样、如此”,即要让病人明白他原来是受到压抑的,然后是怎样经历变化的,最后导致了如此的结果[5]。
6.如何识别反移情
无法对材料作明确的分类,因为这些材料触及到分析师本人的问题。
在给某些特定的病人做完分析治疗后,有压抑或者不舒服的感觉。
对于治疗安排漠不关心——忘记病人的预约时间、迟到、没有任何特殊的理由而让病人延长治疗时间。
分析师在整个治疗时间内昏昏欲睡。
对病人的经济安排过分热心或置之不理,例如,让病人变得负债累累而不加过问,或者试图帮助病人去借钱。
对一个病人重复有关性爱或者感情体验的各种感受。
在付诸行动的过程中,允许、甚至鼓励病人的阻抗。
寻求安全感,采用各种自恋性的手段,比如通过各种办法给病人留下印象,或者让同事们觉得某一个病人很重要。
通过各种方式培养病人持续性的依赖,特别是通过不必要的重复保证的方式。
在职业性的一般谈话中,有一种想要谈论某个病人的冲动。
在评论和解释当中带有虐待性或者不必要的尖刻,反之亦然。
感觉到医生的名誉和声望会对病人有好处。
对某一个病例如获至宝,抓住不放,这种做法的一个例子是,非常害怕病人脱失。
有意识地从病人的赞赏、认可、以及情感表露等方面得到满足。
被病人的指责弄得心烦意乱。
与病人争论。
面对病人产生了焦虑,通过不成熟的反复保证来对抗这种焦虑,或者,更确切地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弄清楚究竟在什么地方因为挫折产生了压力。
试图在精神分析的范围之外去帮助病人,例如帮助病人安排经济开支,或者安排住房。
在某些特定的问题上有强迫性的“反复敲打”的倾向。
询问病人爱好的冲动,这种冲动周期性出现。
对某个特定的病例突然很感兴趣或者兴趣减少。
  
7反移情案例
 
案例1:前不久,我接触过一个病人,她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觉得她的情况很适合做心理治疗,于是产生了想自己给她做心理治疗的冲动。可是心理治疗有一个原则,就是熟人之间不能做严格意义的心理治疗,于是我在意识层次产生了内心冲突:给她做治疗去帮助她,还是把她转诊给其他的心理治疗师呢?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感到我需要一个督导——我出现反移情了,“这可是个麻烦的事”,我想;我想逃开。唉,我的老模式又出来了,遇到问题就想逃避,这可怎么办呢?我又一次决定要去找督导。
案例2:第二次咨询时,来访者A告诉我:“你总跟我空谈,这是在浪费时间。”我说那我们谈谈细节吧,谈谈那个伤疤(我觉得那很可能是自残的结果),得到验证确实是自残,但是A不愿意继续谈这个细节,理由是纠缠于细节是在浪费时间。我沉默了一会,A说,这样沉默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我打破沉默继续问A问题,A要么沉默,要么告诉我问这些问题很没有意义,不想回答。反复几次,我感到A在传递矛盾的信息,向左不对,向右也错,前进不行,后退也不可,我的任何努力都是错的,毫无价值的。这种无论如何都是错,无论如何都没有价值,都会被否定的感觉,其实正是A和父亲的关系模式,这种模式在咨询关系里表现出来,就是反移情。意识到这是个反移情,如何以恰当的时机和方式去切入,针对这个反移情来工作,就是考验咨询师能力的时候了。这个个案我做的并不成功,原因可能是我切入的时机不对,对来访者的共情还不够,关系并未足够稳固。

案例3:在和B的咨询里,我发现自己犯了几次“错误”,以有些“傲慢”的态度对B做了几个结论性的理解。B对结论的态度,要么不回应,要么轻微的否定一下,继续自己的话题。我觉察到自己的这种行为,提醒自己注意,结果又有几次,我发现自己有冲动想给B下结论。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反移情,于是告诉我B,我发现咨询中有这样的一个模式,你讲一些模棱两可的话,然后有一些停顿,这时候我感觉到一种引力,吸引我给你下结论,而一旦我下了结论,你会不理睬或者轻微否定一下,这种感觉你熟悉吗?B想了一会说,就是这样啊,我果然是这样和父母和朋友相处的,给他们机会替我做选择,一旦他们替我出主意,我再暗暗鄙视他们一下。

案例4:咨询师与来访者的性关系:一名20岁的女孩子在心理治疗室与她的咨询师发生了性关系,一年后她放弃了治疗。这位女孩以后不能够接受与她所爱的男性发生性关系,对治疗体验的怀疑促使她开始学习心理学,以后她成为了一名精神分析师。这时她理解到:由于她专横的父母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孩子不可能被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得到应有的尊重。12岁时,由于生理的发育和自我意识的发展,女孩对父母开始有所抵抗。母亲告诉她:男人与你接触都是为了性。这位母亲偷听她的电话,私拆她的信件,并检查她换下的内裤……,所有这些粗暴的干涉摧毁了她微弱的自身界限,带着这些创伤性经历她选择了心理治疗。她的内心冲突和心理期待是:一方面她多么希望父母能尊重她的感受,而另一方面她又希望找一个类似的场景重复过去的经历,并希望这次结果与往常不同,以此来治愈过去的创伤。这样,女孩就很容易对与她有长时间接触机会而又和父母完全不同的男咨询师产生了强烈的移情。有一天,她仅仅穿着内裤、外罩雨衣走进治疗室,当治疗要结束时,她脱去外衣,并主动触摸咨询师,于是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在她自己成为咨询师后,她分析自己“脱去外衣主动触摸咨询师”的深层动机为:A、你能看到我的全部而不是外表吗?B、我是否是有价值的,你是否能让我感到自己被你安全接纳,并让我明白我到底是什么?C、你是否可以证明你会给我善意的关爱而不会是粗暴的侵犯?但是,由于反移情,咨询师的行为对她来说无异于再现了她父母行为,咨询师粗暴地侵入她微弱的自我界限,也再一次证实了她母亲的预言:男人对她的兴趣只是性。
案例5:来访者对咨询师的操纵:一位对异性怀有无意识憎恨的32岁已婚女士,接受一位男咨询师的心理分析。这位来访者的主要问题是在与同事交往特别是异性交往中存在困难,对自己的婚姻生活不满意。在结婚前的仅两年时间里,她不断地接近男人又不断地更换男友,曾先后与不少于7位男士有过恋爱关系,但关系非常肤浅而短暂。每次恋爱的终结都几乎重复一个相同的模式:她允许男友触摸她的手、身体或者亲吻,直到男友向她提出性关系要求甚至已经准备做这件事的时候,她一改过去的态度,开始本能的推开对方,并用最恶毒的语言羞辱对方,直到他穿上衣服尴尬地离开。
在接受一段时间精神分析后的某一次面谈中,由于她对治疗进展提出质疑,咨询师提出可以尝试采用“现场脱敏”的办法克服交往障碍,于是他们俩离开了咨询室。从上午11点到下午4点半,5个多小时后,这位咨询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满头大汗地回到了咨询室。见到同事的第一句话是:“唉,我早就想走,她烫头发做发型,我一时脱不了身……”显然,这位咨询师不仅与来访者共进午餐,而且又应她的要求陪同到美容中心……。咨询师的行为违背了心理治疗起码的技术设置和咨询原则,不知不觉中让来访者又一次实现了对男人的操纵。
咨询督导老师在分析这位咨询师的反移情时证实:A、他之所以被这位女士所操纵,是因为在无意识层面他已经对来访者的问题感到无能为力,为了维护自己作为咨询师的个人形象,他试图通过“讨好”行为化解来访者对治疗效果的质疑;B、最近他在自己的一项专利推广工作方面遇到一些困难,因为没有得到妻子的理解和鼓励,对此隐含着一些抱怨和不安,实际上咨询师对这位来访者怀有某种亲密关系期待;C、在接受督导分析之前,他对来访者的移情反应缺乏认知,甚至并不觉得这位女士实际上又一次让他扮演了被操纵的男友或丈夫的角色。
一个自我意识不良的咨询师在咨询面谈中往往会面临更多的反移情困扰。但是,即使你是一个有经验的咨询师也同样会体验到反移情,就咨询面谈而言,出现反移情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它是一种与咨询师生活状态有关的习惯化反应。问题是,你是否能够及时地意识到反移情的出现,是否有能力处理反移情而不至于对咨询与治疗过程构成消极影响。例如,在心理治疗中,一位来访者对她的治疗师进行了令人难以接受的指责:“你是我遇到的最冷酷、最像计算机的人,你像个机器人。我说话的时候,你只是坐在那儿像机器一样点头,我打赌要是我切开你的手臂,我看到的不是血管,而是电线。”如果你面对这样的指责,会无动于衷吗?产生愤怒、厌烦或者“患者不可理喻”的感觉都是很正常的,关键是你如何评估这种感觉并做出反应。多数情况下,来访者的类似态度可能来源于单纯的负性移情,但是即使是面对最极端的指责,作为咨询师,有必要首先检查自身的咨询态度对来访者的影响。譬如这位治疗师就应该审视自己:我是否对这位来访者关注太少而表现出了更多的冷漠?我是否因为来访者不断地要求与我建立亲密感而感到害怕,面对这种需要我感到力不从心,从而以一种“机械” 的反应方式来抑制或维护自己的形象?出现这种情况真的意味着我对她的治疗很失败吗?我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处理来访者的敌对情绪让她觉得我更真实而不是穷于应付?
处理反移情的唯一有效方法是进行反移情的分析,也就是要“不断发现反移情…认识反移情…解决反移情…”。好的咨询师在从业之前通过接受系统的精神分析训练,往往具备了处理自己的无意识冲突的能力,他们具有较高的自我意识水平,能够很快使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反移情意识化。但是那种“接受过良好分析的咨询师就不会体验到反移情”的假定是十分幼稚的,因此心理咨询师往往需要一名专业督导的帮助。你可以尝试在你的业务接触范围内与有能力的同事建立这样的督导关系,而不应过分相信自己处理反移情的能力。
7.移情、反移情应用的理论观
有诊断价值,但不予解释
1)对移情的解释会妨碍病人克服他(她)们病理性信念的积极的体验。这种经历是病人需要的,也是治疗者可接受和安全的。对移情的解释有时会导致病人对防卫和压抑的精神生活再体验的失控。所以病人不需要移情解释。
2)运用移情的解释可能会影响对非移情性焦虑所产生的现时问题的处理,由于限时的治疗,病人阐述的问题必须集中。
3)揭示移情和反移情现象对病人可产生危险—导致中等至重度的精神病理,因复杂的倒叙很难在限时治疗中控制好。他(她)难以忍受进攻性的,早期的,简单的治疗模式。脆弱的病人不可被置于要求他(她)承担治疗者的神经质、治疗的错误、人格缺陷、或没有信任、不安全的环境中。
4)反移情基本是一种潜意识的现象,是一种复杂的治疗者与病人之间尚未结束的关系。治疗者在审慎的个人分析后可以了解它的本质。公开有疑问的反移情可能毫无意义。公开悲伤的,不完善的或不准确的内省甚至是有害的。
5)应用反移情诊断,不需要对病人公开。上级医生的指导、咨询、个体治疗都意味着可能形成反移情。
6)公开移情和反移情,会使病人意识到被攻击和被贬低,引起自我窘迫和一系列防卫等结果。

解释移情,不解释反移情

1)移情的感觉和意识正是病人长期人际关系的暴露和对此进行评估的好机会。而且,这些无处不在的感觉和意识也是早期治疗有效性的解释。移情的产生甚至可早在治疗计划的安排之时,它迅速发展并不可避免地随治疗的开始而开始。当移情情绪化之后,解释它比忽略它可能更安全。当移情包含着重要的阻抗,不解释会导致治疗的僵局。

2)移情现象很具体,因为它较病人自己的讲述更能反映治疗外的关系。它们揭示和进一步证实病人所不愿讲的治疗以外的真实矛盾和人际关系上的缺陷。
3)移情的解释意味着治疗同盟的巩固与发展。治疗者通过对病人情感的协调来增进人际间的亲密关系,它们产生的安全环境使病人能探索不断发展的愿望和隐藏的矛盾。
4)如果移情涉及与亲人关系、环境等的阻抗,象Freud指出的:非客观正性移情时,对移情的解释可产生治疗同盟。治疗者对移情、对防卫的解释至少可部分增进医患关系。治疗者甚至可以在早期的治疗中说:“我担心如果你觉得多次被伤害,会不对我说实话。”
5)当治疗者敏锐,但准确地解释移情时,他们建立了一个对付负性概念的恰当途径。它们证实了一种基于移情和现实之间的探讨行为的非防卫方法。这不仅可缓解症状,特别可缓解害怕与治疗者交流的情形,而且可促进释放和最终统一病人不可接受的情感,帮助病人获得与别人交往的灵活、成熟的方式,增强应变能力。

3.移情和反移情的解释对治疗有正性效果
1)反移情是“分析工作的中心手段”,因为治疗者人格的“好或坏,是治疗过程中的积极参与者”。治疗者不可能对病人通常所压抑与忍受愤怒的负性反应无动于衷,同样也不可能对病人“讨你欢心”的正性反应具免疫力。治疗者必须自由论述反移情,因为病人在某种程度上知道它的存在,所以不可能不探讨它。如果对反移情不表达,就如同病人表现为沉默、退缩、冷漠、远距、疲劳、圆滑世故、畏惧和回避对治疗者谈论痛苦问题。
2)由于反移情通常是病人移情的镜子,对反移情的解释可展示病人所不明白或不清楚但有疑虑的问题的核心。

3)与病人分担反移情有示范的力量。它揭示了限制有疑问反应过程的方法,可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反应。它让病人明自如何去“认识和了解过去的或潜意识”,如何诚实;如何面对情感,主宰情感,容纳情感,分析情感和协调情感。它教病人如何运用情感和负责情感。

4)与病人分担反移情可加强和修正治疗同盟,并提供“纠正情感经历”的机会。它向病人显示了治疗者能够协调病人的情感及耐受负性移情反应的具体和信服的证据。更进一步讲,当病人被邀请共同理解反移情时,治疗关系就被提高到深一层的相互尊重,平等,承认互补的程度。如当治疗者说:“这信息与其说来自于我的权威,不如说来自我个人,你我是否能从中体会真正的含义?”这大胆的协作技术培养了病人的自尊。

5)揭示反移情可减少病人的心理防卫和化解阻抗。这防卫和阻抗来源于病人部分意识到某种长时间的丧失或未知的可怕现实。当治疗者直言相告他们的反应,他们忍受的人类精神所面临的冲动、害怕和不适的重负,那远强于自我智慧的表达。与此相似,当治疗者坦言对自我功能较低者所言不能理解时,它们提示早期交流所涉及的是幼年期天真无知的可能性大于成年的狡黠。所以它们能减少病人的防卫。另外,当治疗者用不明确的言辞表达反移情时,它们提示他们意识到的不是基本的事实,或至少是不完整的。作为结果,病人的防卫戏剧性地减少。

6)揭示反移情还可防止与自恋型病人建立错误联盟的可能。它抵消了病人幻想通过与治疗者的联合来克服人们的局限的企图,尽管它们是幻想和完美无缺的。
 

8.杂项
第一小项:
Kernberg持上述第三种观点,他认为移情和反移情的解释对治疗有正性效果,他的TFP技术框架着重于移情的心理治疗。TFP主要是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病人设计的,它与其它治疗模式相比有以下特点:
①强调稳定的治疗框架;②提高治疗者的参与程度,这主要因为边缘性人格病人在现实、投射机制和曲解方面会周期性地出现问题;③忍受病人的敌意和负性移情表现;④对病人的自我不协调,对自己不满意,用澄清和面对的方法阻断他们的自损行为;⑤用解释帮助病人建立行为与情感之间的桥梁;⑥阻断、局限危害病人、其他人或治疗的行为表现;⑦注重早期的治疗工作和对现时、现地的解释;⑧注意反移情的监控。
第二小项:
移情和反移情是精神分析治疗的必备条件,移情是精神分析的重要工具,移情的出现标志着心理治疗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治疗者要经常问自己:为什么病人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些?病人怎么看我?他(她)如何待我?病人在对我做什么?反移情也是心理治疗之必需,如果没有反移情的存在,那么必要的智慧和兴趣就减弱了,当然它应该产生在一定的背景中。它是治疗者理解自己潜意识的一种工具。以往那种要求治疗者在治疗过程中绝对保持情感中立的观点,其实是将治疗者凌驾于病人之上。而现在精神分析学派的看法是:反移情同移情一样是人类生活互相作用的一个表现。移情的解释明显地依赖于医患关系。它们被用来揭露、解释和鼓励探索病人的内在矛盾,并评价潜在的有害倾向和行为。反移情的解释则与治疗者在治疗过程的经历明确有关。它们包括医患关系以及如何解释病人态度和行为对此关系的影响。它不鼓励探索治疗者的内在矛盾,但可能涉及治疗者正在进行的临床治疗。
第三小项:
自体心理学观点:
移情与投射是真正的“自体之镜”,它们能够反映出内部世界的丰富内容,并且呈现出个体与他人之间的互动模式。对移情的解释应当是一种邀请,邀请来访者探索看待他们经验的其他方式。自体心理学传统中有一条重要的经验,就是在探索移情的时候治疗师的共情性态度非常重要。。

第四小项:
拉康同志指出移情不仅仅是一种精神分析的话语,同时它也具有哲学和美学的意义。他有语言来取代欲望,用真理和意义作为感情的替代品,使语言居于精神分析的真正中心地位。拉康将"移情"以libao对象为转移的特征,通过语言达到知识和真理的发现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起主导作用的不是分析者,当然更不是被分析者,而是语言本身。
第五小项:
对弗洛伊德的崇拜和攻击恰恰是都建立在误解的基础上的,前者(崇拜)有点类似红卫兵对毛泽东的奴性认同,后者(攻击)有点类似于毛泽东对美帝国主义的施虐性投射,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都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赞成。我们必须通过误读弗洛伊德而虚构出一个自我停泊的港湾。把对弗洛伊德的幻想进行到底,理想化或妖魔化的意淫都可以。
    资质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