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365bet账号解封
当前位置 :  心理咨询中心首页  >>  心理专题  >>  内容浏览

从古典精神分析到拉康主义(12)- 情绪解析-羞愧

来源☆作者:本站 匿名发布日期:2011-01-30点击率:1780

精神分析中的羞耻理论综述
羞耻还是不愉快情绪中的灰姑娘,远没有像焦虑、内疚和抑郁一样受到更多的关注”Lewis认为弗洛伊德强调超我和内疚,强调内疚,阉割焦虑和俄底浦斯情结的关系,忽视了正性的认同和自我理想。Thrane认为弗洛伊德受到西方文化对内疚强调的影响。Erikson也认为,在西方文化中,羞耻过早的被融入了内疚。另外,内疚相对于羞耻来讲更深刻,更具有结构基础,而且更明显的和冲突相联系。一句话,内疚比羞耻更符合弗洛伊德的理论建构要求,所以羞耻才会被冷落。
羞耻不同主题的归纳:
 1. 在以往的精神分析实践和理论中,羞耻被忽略或只被提及;
 2. 羞耻存在于社会联系中;
 3. 羞耻在实践的意义上被看作为与内疚没有差别的情感;
 4. 羞耻和内疚一样存在于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的关系中;
 5. 羞耻作为性本能的一种成分存在或作为性本能的一种防御方式;
 6. 羞耻与同一性、自恋和自我感觉有关。
York认为:
 1. 羞耻是一种强有力的痛苦情感,会突然产生,并可以到达完全压倒性的程度。
 2. 羞耻是一种暴露或害怕暴露躯体或心理裸体的强烈感受,心理裸体是一种类似躯体中心部分(生殖器)以及避免被人看到的那部分。
 3. 暴露的感觉是和这样的事实联系在一起,即羞耻总是存在着外在和内在的相关性。
 4. 羞耻者总是以不同的形式体验到不被赞同或非难。
 5. 对羞耻的意识是与羞耻、自豪和裸露癖/露阴癖联系在一起的一种反应,也是一种需要隐藏而产生的防御。
 6. 儿童的羞耻感主要来至于父母、兄弟姐妹、同辈和老师,其可能是会来自于超我的压力。
 7. 羞耻因不同文化和地域的变化而有不同。
 8. 羞耻和内疚同与超我有关,但有差异,是外在不被赞同或非难的内化。
 9. 羞耻是因意识到感受到的自体(self)和理想自体(self)之间的差异而产生的。
 10. 羞耻是普遍而正常的情感,过多或重复体验会导致病理的羞耻。
 11. 无耻的概念很复杂,毋庸质疑,它具有反应性或防御性的功能,是心理发展的病理表现。
Yorke对羞耻的描述显然是出于现象学的角度,其间并没有很多精神分析的理论。使用的精神分析的术语很少,不外乎防御、超我和内化等传统的精神分析概念,理论化的系统解释几乎没有,这有可能是各种理论争议妥协后的产物。不过这些特点在精神分析背景下给了我们一个有关羞耻的大体轮廓。至少我们会有一个印象:羞耻是什么。
 
弗洛伊德:“尴尬的裸体梦本质在于有一种羞耻性质的痛苦情绪,在于有躲避的愿望,而又照例以移开的方式躲避却又无能为力”。“无能为力是一种暴露愿望的体现,梦的隐意与沦为压抑牺牲品的被限制的愿望有关”。“压抑和抑制的力量就是羞耻感”[7]。在《梦的解析》的其他地方,弗洛伊德也列举了很多与羞耻有关的梦。这些梦都有裸露、羞耻和躲藏的特点,即,突如起来的事件(裸体,裸露)、情感(羞耻)和行为(躲藏)。弗洛伊德把这些梦都归结为暴露的愿望,羞耻作为压抑和抑制的力量与其对抗。
弗洛伊德:“正是在这段潜伏期的整个过程或部分过程中,形成了一种阻止性本能的心理力量,它如堤坝一样阻止了性本能的奔流,这些力量包括厌恶感、羞耻感、伦理及道德的理想要求。从这些文明化了的孩子们身上,人们得出的印象是,这些堤坝的构成是教育的结果”。弗洛伊德将羞耻作为一种反应方式来防御性驱力的表达,并视羞耻为俄底浦斯期解决的结果,压抑着性冲动。
弗洛伊德(1933):“羞耻感被认为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女性特征,但是它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平常。我们相信,它有着自己的目的,即掩饰生殖器方面的缺陷。我们没有忘记,羞耻在更晚的时期还负有其他功能。看起来妇女对文明史的发现与发明没有做什么贡献……,妇女发明了编织技术,事实上她们潜意识是在编织遮蔽之物,显然这和羞耻有关”。除了认为羞耻作为一种防御外,在程度上,弗洛伊德也认为羞耻是对自身渺小或缺陷的表达(不过,这很难得到女性主义的认同)。
Levin(1971)赞同弗洛伊德提出来的观点,认为,羞耻是一种限制力比多的基本的内在屏障。因为羞耻是一种不愉快的强烈情感,自我(ego)根据快乐原则试图会防御这种情感的出现,随着心理发展,自我会形成不同的防御:1. 限制自我暴露;2. 压抑;3. 发展自我理想;4. 限制力比多的投注;5.释放攻击。此外还有其他形式的防御方式,如:利他、否认、禁欲和依附于客体等。Levin还区分了“初级羞耻”(primary shame)和“次级羞耻”(secondary shame),他认为,敏感的人会感受到强烈的初级羞耻,而且还可以继发产生次级羞耻,次级羞耻是对自己的羞耻反应感到羞耻的一种羞耻。次级羞耻经常集中作用在个体对羞耻事件的敏感性上,或者作用在抑制因敏感性而产生的结果上。Levin又进一步提出了“羞耻焦虑”(shame anxiety)的概念,这种焦虑是一种“害怕羞耻体验”的焦虑,它是基于阉割焦虑上的一种焦虑。
 
埃里克森发展了八阶段的生命周期理论,他把生命周期的第二阶段称之为自主对羞耻和疑虑阶段。这种观点承认了羞耻感相对重要的地位,并认为羞耻感并非弗洛伊德所重视的内疚感的下属情感。
埃里克森:“羞耻是一种幼稚的情绪,还没有得到充分的研究,因为我们西方文化早已认定它属于内疚一类。羞耻假定一个人把自己完全暴露于众,而且意识到被人注意着——一句话,就是自我意识。……羞耻最早的表现是一种羞于见人或无地自容的冲动。羞耻来源于不断增长起来的渺小感,这种感觉是当儿童能够站起来以及他能有意识地注意到大小和力量的对比而发展起来的。”埃里克森生命周期的第二发展阶段事实上还是在弗洛伊德的心理发展理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一阶段和弗洛伊德的肛欲期理论某些地方相符。在第二个阶段是儿童自我表现和自主的时期,也是一个羞耻和疑虑的时期。当儿童固执地表现他的肛门—尿道—括约肌模式时,他们可能发现一种文化试图抑制他们的某些自我表现。当儿童弄脏自己的裤子或将食物弄得一团糟时,他们的父母会他们感到羞愧。父母在质疑他们的孩子是否有能力达到他的标准时,这种疑虑就会渐渐的灌输给孩子。埃里克森同样也注意到羞耻在文化上的差异,他说,“有些原始部落专门用羞耻作为教育的方法,用以取代更具迫害性的内疚感。而某些文化中,则用‘顾全面子’的办法使羞耻的破坏性得到平衡”。
因为弗洛伊德更有兴趣来阐述内疚和超我,所以他有时候在羞耻更符合语境的情况下,使用了内疚来代替。比如自我低劣感和内疚联系起来了,而不是羞耻。在弗洛伊德那里,当内疚通常被描述为自我和超我之间的张力时,内疚自然会被理解为自我和自我理想之间张力。Piers和Singer认为羞耻(而不是内疚)是自我和自我理想之间张力的产物。为达到区分羞耻和内疚的目的,他们将内疚定义范围缩小,认为内疚是当违背了由超我建立起来的规则而产生的一种痛苦的内在张力。当一个自我理想的目标没有达到的时候,产生的则是羞耻。内疚的威胁来自阉割,而羞耻的威胁来至被抛弃和被拒绝。Piers把自我理想描述包含了无所不能的自恋、正性认同和社会角色的集合以及对自我潜能和目标的意识。他认为羞耻是一种躯体功能反应,也是自我和他人比较的反应,其结果会导致低劣感的产生。和他人的比较会导致羞耻现象,如脸红和躲藏。
Spero(1984)认为,羞耻由负性理想自我发展而来,羞耻反应了“不稳定的自体-他人的界限,负性的和贬低价值的内化客体表象保持着和自体结构明显的距离。与羞耻相联系的表象有更多的内射而不是认同的特点。比如,这种表象代表的是负性的自体和他人特点。其在头脑中呈现的是一个缺失的在场,而非自体的一部分。自体表象总是负性的。这些性质强调了羞耻人格中自体和客体关系在内在和外在意象上的特点。这里,Spero将与羞耻有关的意象和自体表象做了一个区分。羞耻的负性情感成分会因为自体和他人薄弱的界限,很容易通过内射的方式对情景进行反应,从而感受到羞耻。Spero对羞耻的解释是典型的客体关系理论的运用,虽然颇有见地,但是显得深奥难懂。这也许也反应了客体关系的复杂性。
Kinston(1983)创造了两个新的自恋概念来解释羞耻,他认为羞耻可以理解为从自体自恋(self-narcissism)转向客体自恋(object-narcissism)的过程中产生。自体自恋是力图保持一个稳定的、整合的和正性的自我表象。但自我表象很容易变成负性的时候,自体自恋就会受到影响(即自恋脆性)。客体自恋代表的是一种原始的客体关系,在这种关系下,自体和客体的区别与界限很容易混淆,很容易导致焦虑的产生,并从重要客体那里撤回,而保持自体的完整性。自恋性障碍的产生来自与父母分离的困难,因为这些父母需要保持共生状态。这种病理性的共生使儿童成为被父母精心雕塑过了的产物。儿童的自体在共生中没有得到完善,也不可能建立起一个良好的自我感。
羞耻是一种信号体验,是个体面对痛苦的自我意识,仍然有能力与他人保持有意义的关系,但也有放弃这种关系而适应本质上邪恶状态的倾向,即否认人的本质、需要、依赖、冲突、意义和不优秀。这种非人的本质就是Lichtenstein所讲的异化。当一个人转向客体自恋时,羞耻的体验就会减退,这种解构的状态是以无思想或残忍无情为特点,通常被描述为“无耻”。如果父母给婴儿自发和自我肯定的行为予以鼓励,那么个体在成年体验不到更多的羞耻(unashamed),也就是体验到并非巨大的自我意识的痛苦。个体感受到的敏感和脆弱在一个可以忍受的水平上。这一点上可以看出Kinston受到了Erikson的影响。从Kinston的理论来看,不良的共生是影响羞耻的重要因素。但他的理论可能对无耻的解释更引人注目,比较有说服力。
Kohut(1966)在《自恋的形式和变形》中开始涉及到羞耻,他说,“当自我没有能力提供一个恰当的自恋自体表现需要的满足,羞耻就会产生”,“临床上大多数有羞耻倾向的情况下,病人的人格存在缺少超我理想状态的特点,以及将自恋力比多集中在自恋自体身上的特点。因此这些人具有雄心壮志和成功的动力,却没有整合的夸大自体和表现-自恋的张力,这些人多半有羞耻的倾向”。这里的Kohut强调了夸大自体和自恋自体之间的失衡会导致羞耻,特别是在夸大自体能量较弱,而自恋自体的能量较强时。Kohut相信,当自恋的投注在治疗中发生时,治疗就会取得进展。如果治疗师表达了接受病人的夸大性自体的信息,这将有治疗意义。当然,随着治疗的进展,病人的羞耻感也会减少。
Kohut和Wolf(1978)羞耻产生的可能因素是失败的防御或补偿方式。这种失败对于脆弱的自体来讲,会引起强烈的和原始的恐惧。消沉的自体害怕暴露自己的空虚感,片段的自体害怕暴露自己内聚力的缺乏,欣喜暴露自己与人保持距离的需要,超负的自体害怕暴露自己没有能力保持内在情绪的平衡。这些害怕的副产品就是羞耻的发展。
Kohut没有直接的说明羞耻是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一种情感体验。在他的文章中存在着大量与羞耻相近的术语,比如,自尊、自我接受障碍、挫败后的沮丧和暴露后的羞愧等。
羞耻感,是最能阻碍我们寻求他人帮助的一种情绪反应。它具有强烈的破坏力,能使我们丧失对自己的同情心。事实上,人们会因自己的抑郁状态感到羞耻,在人前竭力掩饰自己。但是,如果你能够认识自己的羞耻感,并努力克服它,将会对你大有好处。
羞耻”一词来源于印欧语系skam一词,是“隐藏”的意思。亚当和夏娃吃智慧树上的果子后,便有了自我意识,发现自己全身赤裸,那时,他们便有了羞耻感,用无花果树的叶子遮盖自己(圣经中这样记载)。他们之所以感到羞耻,部分原因是,他们害怕因违背上帝的旨意而受惩罚。一般而言,羞耻同尴尬、骄傲、声望、地位一样,与我们如何认识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与评价有密切的关系。潜在的羞耻感是普遍存在的,但有时,我们会完全丧失对羞耻感的控制。

羞耻感的成份非常复杂,包含:自卑感、敏感的自我意识、愤怒、被压抑感以及恐惧感。强烈的羞耻体验往往包含两种感觉,其一是异常感,其二是自卑、自我缺陷感。我们常感到:“如果别人发现了我们的缺点,他们会讥笑我们,对我们感到愤怒并排斥我们。”从这一点上说,羞耻感是丧失认同感的极端表现。
有时,我们会感到自己完全被羞耻感击垮了。我们能真实地感到,自己成了别人品评、判断的对象。羞耻不仅会使我们感到自卑,软弱、糟糕透顶,而且还会让我们体验到某种威胁感。如,我们感到某些对我们很重要的人将离弃我们(如果羞耻被他人发现,人们将不会再帮助我们,不再做我们的朋友,更不会爱我们、尊敬我们)。典型的羞耻观念是:“如果你了解我,你就不会再喜欢我。”羞耻感另一个主要成份是孤独感。我们会感到自己很孤独,从心理上远离他人,像个局外人一样被他人孤立。
 
躯体羞耻感
一些人出于羞耻不去看医生,他们将很多疾病都看作是可耻的,如:痔疮(出血性)、性无能、肠炎、泌屎系统疾病、食欲过剩等。羞耻感比其他情绪更能阻碍我们诚实面对自己、寻求他人帮助。目前,社会普遍认为,医生应更加敏感地对待这些病人。此外,一些身体有缺陷的人也会为自己感到羞耻,尤其是当他人嘲笑他们、拒绝他们或厌恶他们相貌的时候。
受性虐待的人通常有较强的躯体羞耻感。他们会感到自己的身体肮脏、有污点。在极端情况下,他们会憎恶自己的躯体,甚至对躯体的谈论也能引起他们强烈的羞耻感。因此,这些人避免谈及他们的感受。但是,若想治疗这种羞耻感,我们必须重新看待自己的躯体,把躯体看作是自己的一个部分。
人们追求时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注重自己的外表。那些为自己的躯体感到羞耻、不安的人,会尽可能采取一切措施避免产生这种感觉。男人会花费心思去锻炼肌肉,女人则拼命节食以使自己更加苗条。目前,很多人还通过化妆或外科手术来避免产生躯体羞耻感。
躯体羞耻感,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躯体感到不满这么简单,它包含强烈的自责与焦虑。瓦莱尔几乎不敢照镜子。每次照镜子,她都会对自己说:“你多么难看,你为何长得如此丑陋?”躯体羞耻感的背后往往潜藏着这样的观念:我因相貌丑陋而不可爱。瓦莱尔甚至不相信丈夫任何积极的评价(例如“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好受些”)。
  
能力羞耻感:梅兰妮本来可能会喜欢上打网球,但她的手眼协调能力太差。上学的时候,她一想到打网球就会感到恐惧,因为每次她将球打出界(她经常打出界),都会体验到强烈的羞耻感。这类羞耻感的产生,依赖于你如何看待他人对你的评价。
每当彼得不能完成工作的时候,都会向自己大发脾气。当生活出现问题时,他会责备自己没有能力、缺乏男子气。他的车坏了,他会想:如果自己是一个男子汉,就应当懂得机械常识,把车修好。他不愿自己把车送到修车厂,以避免向修理工人显示自己的无能,因此,他经常让妻子替他送。

以我个人为例,较差的英文水平常成为我羞耻的根源。有阅读障碍的儿童也经常体验到羞耻感、自卑感和缺陷感。
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的努力失败时,常会为此感到羞耻。如果我们以此来评价自己,并进行自我攻击的话,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理论上,如果我们不进行自我攻击,轻度的羞耻感是可以克服的。因此,当你为自己的失败感到局促不安时,你应查看自己是否在进行自我攻击,同时调动你的理性/同情性思维,使其发挥作用。
人际羞耻感:一个具有人际羞耻感的人,会对他人的批评以及自己与他人的冲突过度敏感。具有人际羞耻感的人易于生气、恼怒,也容易屈服。他们愿意掌握人际交往中的控制权,不喜欢批评。他们常无法坦白承认自己的弱点,因为他们害怕,如果他人意识到他们的弱点,就会轻视他们,认为他们软弱无能。
目前,一种现象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关注:一些人(尤其是男人)羞于表达自己的情感。面对他人的温柔、抚摸或拥抱,他们会感到尴尬和不安。他们周围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墙。在亲密场合,他们身体僵硬,或干脆败下阵来。男人往往通过“成熟的男人不会那样做”或“温柔是缺乏男子气的标志”等观点掩饰自己的羞耻感,这导致他们在扮演亲密的朋友、情人、父亲等角色时遇到困难。例如,孩子常喜欢寻求身体爱抚,如果当他们试图接近父亲时,却被父亲推开,这无疑会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
情绪体验羞耻感:有时,我们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因为我们害怕自己的感受被他人知晓。我们会为自己的焦虑、害怕或抑郁情绪感到羞耻。同样,我们也会因自己的愤怒情绪感到羞耻,好像拥有这些情绪会令我们不完善、不可爱一样。许多年来,爱里克一直受严重的焦虑情绪所困扰,他不敢参加聚会,害怕别人会发现他的焦虑情绪,他为此深感羞耻,甚至不愿向妻子提及。最后他崩溃了,陷入抑郁状态无法工作。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他有着长期的患病史。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告诉他,真正的男人从不焦虑,他们是坚强无畏的。当爱里克为上学而感到焦虑时,他父亲根本不考虑他的感受,逼迫他上学,还嘲笑他。因此,当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学会了不谈及亦不显露自己的焦虑。
苏珊已经结婚了,她遇到了一位非常吸引她的男人,她和他调情,幻想能与之发生性关系,但同时,她为自己的这些想法深感羞耻,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后来,她逐渐认识到,她的这种欲望是自然的。通过进一步探究是什么如此吸引她,她发现自己只是渴望温情,而她无法从丈夫那里得到这种温情,即美好的性关系。
珍妮的妈妈总告诉她性是肮脏的,是男人的一种享乐。因为男人比女人更原始、更肤浅。当珍妮有了性关系后,她有时会抛弃这种想法,但事后,她常有不洁之感,认为自己背叛了母亲的价值观。通过监控自己的思维,她注意到,每当产生性欲时,她总有这样的观念:这是些肮脏的念头,一个好女人不应有这些想法,因此我是肮脏的。如果我妈妈知道了我的想法,她会为此感到恶心,对我感到失望。于是珍妮将注意力转开,驱除了性欲念。然而,当珍妮清楚地认识了自己的观念后,她对自己说:
性生活是属于我个人的,不需要我妈妈来控制。如 果我有性欲望,说明我需要它,这与肮脏无关。性欲带给我能量,激发我生活的热情。我无需在自己的生活中满足我母亲的愿望。安德鲁对自己的同性恋倾向感到羞耻。他生长在宗教色彩浓郁的家庭.他认为同性恋是有罪的,并因之而认定自己一文不值、糟糕透顶。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不再为同性恋感到羞耻。
强烈的羞耻体验是终生难忘的,它会深入我们的骨髓,随时袭击我们。而当我们感到羞耻时,我们往往会沉湎于其中一遍又一遍地思索。
  
羞耻感的起源:耻感既然如此威猛,它究竟从何而来呢?一种答案是,每个人都有潜在的感受羞耻的能力,即是说,羞耻是心理进化的结果。事实卜,羞耻感使我们对有害情境产生警觉,例如被贬低、被降服,被拒绝以及被驱逐等。这些情境对人和动物郡具有强烈的威胁性。百万年来,人类逐渐在大脑中进化㈩警觉能力。以便采取相应的防御行为。羞耻感的指导原则也是“安全胜于后悔”(见第三章)。换句话说.大脑的决策是:“掩饰或改变(自身的某些方面)胜于冒被厌弃之险。”
关于羞耻感的起源还有其他学说。‘—种观点认为,进化使儿童具备—/进入社会的能力,产生对他人的需要。作为一‘名社会成员.我们进入社会的标志是,我们需要与他人建立联系。与他人交流;需要被爱、被认同。照料者对我们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充满信心(成长过程中不断经历积极体验的结果)还是产生羞耻感、不完美感及无价值感。研究表明:照料者与婴儿之间的互动关系,对婴儿的神经系统,情绪系统以及自我意识都有深远的影响。
认为不够优秀、强迫顺服,以及直接贬低或攻击,是一些父母(或其他照料者)对待处于生命初期的孩子的态度。羞耻感正是他们对这些态度的反应。
  不被他人认可
  想像如下场景:3岁的翠茜安静地坐在那儿画画,她突然跳起来,奔向妈妈,骄傲地举起手中的画。她妈妈蹲下来说:“哇,真棒,是你画的吗?”翠茜骄傲地点了点头。“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在以上的一幕中,翠茜不仅体验了她妈妈为她产生的骄傲,而且也拥有了对自己的看法,即感觉自己很棒。翠茜受到了重视。现在,让我们重新设想:当翠茜拿着她的画跑向妈妈时,妈妈说:“噢,上帝,你不要再画了。你瞧,我现在有多忙,你不能走开,自己玩一会儿吗?”显然,这一次翠茜对妈妈的感受、母女之间的互动,以及翠茜对自己的看法与前面完全不同。翠茜不可能有良好的感觉,她可能会感到失望或者羞耻。她会低着头,悄悄地溜走。当我们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时候,如果得不到认可,反而被打发掉,我们就会感到羞耻。即使是最幸福的家庭也会出现上面一幕,儿童可以适应,但如果上述情景经常出现,整个家庭缺乏温暖感与安全感,久而久之将出现破坏性结果。
当我母亲读到这一段时,她回忆起她儿时的情景:她经常被关在自己的屋子里玩,大人让她“不要碍手碍脚”。她一生都未体验过被强烈需要的感觉,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碍手碍脚。
当人们无法获得他人的赞许或表扬时,也会感到羞耻。还记得安妮把饭菜烧糊的例子吗?她的体验就是羞耻感——对自身强烈的愤怒,并试图掩饰它。
 
认同的压力: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与他人认同、被他人接纳的强烈愿望。我们需要归属感。我们追求时尚,表现出与他人相同的价值观,以表明自己是团体中的一员。我们还尽力争取他人的重视。例如,男人努力认同于社会对于男人的刻板印象:坚强、竞争、强壮、独立、有涵养;女人则会为达不到别人为自己设定的标准而感到羞耻。社会期望她们不要性欲过剩、充满攻击性,相反,社会要求她们顺从、体贴、美丽、敏感、可爱。如果我们不想产生羞耻感,就必须认同于社会为我们设定的价值标准。
 
有时,为了避免羞耻感,我们不得不与他人相处,向他人表明自己与其同类,尽管有时,我们内心深处感到自己的行为是不道德的。退伍兵凯思告诉我,人们参战与其说是愿意或喜欢,不如说是为了避免产生羞耻感。然而,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与社会价值标准认同,避免产生羞耻感,是一种强有力的社会约束。冒羞耻之险意味着冒不被接纳、没有归属感的危险。
 
  
当面攻击:当然,我们都知道,儿童与成人都会因他人说我们愚蠢,糟糕、不合宜、不令人喜欢等口头攻击,或直接的身体攻击而感到羞耻。事实上,许多人故意利用人类这种天生的厌恶羞耻的心理来控制他人。因此,羞耻不仅来源于自己的表现未得到认可,直接的言语或身体攻击同样也能造成羞耻感。
 
  羞耻圈
 
  在抑郁状态下,我们会陷入消极思维和消极行为的怪圈。同样,羞耻感也会导致不同类型的恶性循环,尤其是青少年。同伴的赞同、容易害羞的天性,会对他们产生重要的影响。许多孩子容易被人戏弄,但不幸的是,一些孩子远比另一些孩子更容易受人欺负。有时这会导致我所称谓的怪圈。
 
  学会习惯于被他人戏弄,对于青少年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会使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确保自己不被人排斥。他们可以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寻找其他伙伴,或者学会对戏弄满不在乎。西蒙曾对我说,他不得不从附近商店里偷东西送给“朋友’,以便能得到某种地位或声望。可悲的是,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感到,他不得不给他人“筹码”以求得接纳。
 
  因此,自卑不一定必然导致社会退缩,但却可能导致社会退缩,尤其是当人们给自我贴标识,或者进行自我攻击的时候。一旦这些观念造成了社会退缩,这些个体就更容易被人排斥,因为他首先向他人表明了自己的自卑感。不幸的是,青少年,当然也包括成人,并不喜欢行为退缩的人。因此这些人希望避免的事情(被视为劣等或被排斥)往往真的发生了。然而,如果你停止自我苛责,学会适应他人的批评,你便不会产生退缩行为,这样,你被忽视、被排斥的可能也会减小,一个人无法避免被批评,但他可以学会不被批评绊倒。避免羞耻
 
  既然羞耻感的影响力如此之大,那么人们当如何应付它?方法之一就是要避免被他人看成是卑微、软弱的人。但这种方法仅有短期效果,如果长期使用,就会面临问题。
 
  补偿
 
  所谓补偿,就是尽一切努力证明自己是出色的,能干的,并 不惜代价避免被他人轻视。有时,我们与他人竞争,只是为了向自己或他人证明自己的价值。有时,我们好像在拼命弥补或证明 一些事情,其实,我们只是在努力证明自己并不那么糟糕、无能, 以便能够被他人接纳。
 
  掩饰
 
  人们往往试图掩饰或避免可能带来羞耻感的事件。我们会采取 各种形式来掩饰躯体羞耻感(包括对疾病的羞耻感)。当感到羞耻 时,我们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我们将他人看作潜在的羞耻源,不允许他们在身体或思想上与我们过度接近。当我们如此应付羞耻 时,我们就会将我们大部分的生活隐藏起来,甚至想自己隐藏。我 们会压抑自己的记忆,以免回忆会给我们带来痛苦和羞耻。
 
 
 
  有时,我们用大笑来掩饰羞耻感。当我们感到羞耻时,我们利用玩笑分散他人的注意。玩笑可以防止我们对事过分认真,从这个角度而言,它是非常有用的,但用于掩饰羞耻感的大笑常常显得空洞乏味。
 
  有时,隐藏会引起另一种形式的羞耻圈。例如,每当治疗小组成员所讲述的话题能引发珍妮的羞耻感时,她总是采取防御机制,变得易怒,这导致小组的其他成员也变得易激动。他们感到她不能诚实面对自己的问题,这无疑使珍妮越发感到羞耻,从而更女口掩饰自己。她的掩饰行为实际上造成了使其更加羞耻的局面。
 
  暴力/攻击
 
  “如果你羞辱我,我就揍你。”这是一种报复性羞耻。暴力,尤 其是男人之间的暴力,经常是一种避免羞耻感的策略,是保全面 子的一种形式。
 
  雷因在校行窃被抓获,当父亲知道后,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他 父亲采取这种行为,是因为他为儿子的行为感到羞耻,认为他儿子的行为使他及他的家人蒙羞。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羞耻感, 因此他只简单地将愤怒发泄在儿子身上,无疑这引发了雷的羞耻 和愤怒。如果雷的父亲不为雷感到羞耻,而是关心如何帮助他,那么他或许会坐下来弄清楚雷为何偷东西。
 
  娜塔莉和乔在公开场合发生了口角,娜塔莉顶撞了乔。回到 家后,乔威胁娜塔莉说:“以后别在公开场合丢我的脸!”
 
  通常而言,羞辱和对抗羞辱反应不会升级为暴力,但却可能很强烈。每个人都努力避免被认为很糟糕。让我们回忆一下上一章兰妮与她丈夫罗伯之间的谈话:
 
  兰妮:你很少花时间陪我。
 
  罗伯:那是因为你总是很疲惫。
 
  兰妮:对,你总是责备我。
 
  罗伯:这是事实,你总是不快乐。
 
  这种羞耻和对抗羞耻是“传递羞耻感”的一种方式,好像其中一个不得不承认他/她错了。要想打破羞耻圈,我们必须采取积极的解决办法。例如,兰妮可以说:“我很喜欢与你呆在一起,我们要更好地安排时间,使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罗伯应当说:“我理解你现在有多么沮丧。”他们应当避免“全或无”的责备方式,而应看到生活中的积极方面,努力解决问题。
 
  投射
 
  投射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简单地将你的想法投射到他人身 上,因此,当你认为自己做得不够好、感到失败时,你相信别人也这么想;当你认定自己不可爱时,你想他人也会这样认为;你 认为哭代表懦弱,你认为其他人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防御性投射,是你害怕自己的某些方面不令人满意,或这些 方面已经不令人满意了,但你却对自己隐藏,反而从他人身上看到了这些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因此,你把他人看作是懦弱、可耻 的。比如,对同性恋的谴责,或许就是一种避免意识到自己怀有 同样欲望的方式。我们在他人身上发现的就可以去攻击。有时,内部折磨者憎恶自身的软弱,因此,他们从其他人身上发现了这种 弱点并进行攻击。如果他们能够认识到自身的软弱,他们也会给 自己加上同样的标识。这些人将从自己身上发现的弱点,投射到他人身上。种族或性别歧视就根源于此。
 
  如果某人批评或攻击你,很可能是他们在你身上,发现了他们不喜欢的属于他们自身的东西。例如,桑德拉经常因孤独而哭泣,她丈夫吉尔对此非常恼火。桑德拉认为这是对她哭泣的批评。后来她发现,吉尔小时候常因哭泣被父母批评,他不仅将桑德拉的哭泣看作是对自己的批评(他认为这意味着她与他在一起不幸福),而且,他厌恶导致他自己哭泣的软弱。桑德拉的哭,唤醒了.其内心羞耻的东西。
 
  因此,如果有人因某事贬损你,或羞辱你(例如,因哭泣、失败或需要爱)。你可以问自己:他们自己会如何应付这些情绪?他们如何应付哭泣或失败?如果你反思这些事情并且发现:他们不允许自己哭泣;他们会因失败而愤怒;或者他们正面临感情问题,那么你就应该告诉自己:他们之所以批评你,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无法应付这些问题。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认为别人正确而你是错误的。羞耻、屈辱与报复
 
  羞耻与屈辱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两者都包含痛苦的感受: 如被贬低,受伤害或被排斥,我们感到他人(例如父母、同伴,老板)认为我们能力不足,或某方面很糟糕等。产生羞耻感时,我们认为自己的确不好;然而受屈辱时,我们却不这么认为。举一个极端的例子,酷刑使人受折磨,但却不会使人感到羞耻,因为他们不会认为自己不好。
 
  因此,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是责备自己,还是责备他人。当然,这不是一个界限分明的问题。因为我们可能既责备自己又责备他人。我们会认为是他人对我们不仁,所以我们才变得不义。例如,那些受虐者会感到屈辱(及恐惧),并责备施虐者。但同时他们也感到,受虐损害了他们,使他们变成了弱者。
 
  屈辱感使我们感到所受的批评或伤害是不公平的,因此,会 引起我们强烈的报复动机。屈辱感的大小,取决于你对不公正程度的评价,以及你的报复动机的强度。对于一些人而言,报复的 幻想是隐藏的,因此,他们必须首先认识到自己的愤怒;另一些 人的报复愿望是明显的,他们应当想办法释放这种屈辱感。
 
  弄清楚屈辱感是现实伤害所造成的,还是你对他人的批评过 度敏感所致是很重要的,一般来说,这需要心理医生帮助解决。我前面曾提到过:自我帮助手册并不能代替心理医生的帮助,尽管 这些书能够启示你,给你带来勇气。所谓生活的智慧,就是弄清 我们能为自己做什么,我需要哪些帮助。
 
  既往的经历可能会使你产生对屈辱的敏感性。然而,心存报 复却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这并不是否认事情对你的伤害,而是说,如果你不放弃这些想法,将导致你对他人缺乏信任,使你远离众 人,最后陷入一种可怕的孤独状态。所以,要想改变现状,首先,你必须认清自己的痛苦以及所受的伤害,然后寻求帮助。你可以为既往的损失与伤害感到悲痛。
 
  如果说对一个我们不在意的人心存报复尚可原谅的话,那么如果你对你的亲人怀有同样的念头会怎么样呢?泰德的父亲打了泰德,然而他认为自己仍然爱他,并想与之亲近。在治疗中,泰德经历了很大困难,才认识到自己对父亲的行为怀有屈辱感,并存有报复心理。当他认识到这一点后,他才真正开始原谅自己、原谅他父亲。
 
  羞耻与内疚
 
  弄清楚羞耻与内疚的区别也是非常必要的。正如前面所说,羞耻包含了被认为低人一等、没有价值或在某方面很糟糕,羞耻直接危及到人的自我感觉。内疚则关注于他人,我们认为自己伤害了他人,希望有机会弥补。羞耻使我们隐藏某些东西,而内疚使我们想去弥补某些东西。
 
  有时,羞耻与内疚是交织在一起的。例如,贝蒂打了自己的孩子,她为此深感内疚。然而,她无法主动修补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因为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她没有认真考虑自己打孩子的原因,只是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甚至不是一个好人。羞耻感阻碍了她认真地看待自己的行为,使她无法在今后做得更好。
 
  当我们表现很差的时候(我们时不时会那样),我们应当反思自己的行为。使用理性/同情性思维设想这件事是否能避免,并结合当时的场景进行思考。如果我们自我攻击,认为自己内心罪恶,我们将丧失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也无法成长,改变、适应以及更好地处理问题。羞耻感与责任心
 
  如果你认为自己对某些负性事件的发生负有责任,并感到羞耻的话,你应当参看“责任圈”图(第八章),找到当时导致该事件发生的其他可能因素。即便是最令人不快的事件,诸如儿时被虐待过,你都会发现它根本不是你的过错。例如,可能是施虐者年龄比你大,自控力比你差,或者威胁了你,而你没有人可以求助或倾诉;或者你只是很迷惑,想尽力获取他人的爱。
 
  如果你伤害了他人,要诚实面对,不要自责。或许你是无意 的;或许你当时的压力太大;或许你先受到了伤害;或许你正面临某种困难;或许你很迷惑、不知道该做什么,或没有意识到自 己行为的伤害性;或许你是因为过去的创伤想去报复……
 
  有时,我们不得不承担自己的责任,学会原谅自己、宽恕他 人,并且立下不再伤害任何人的心志。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或许会彼此永远相爱,但很遗憾,我们没有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你 越是诚实地面对自己对他人的伤害,诚实地寻找原因,你就会越 习惯于这种状况并努力去改变它。治疗羞耻感
 
  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是羞耻带给我"1的重要问题之一,它对我们具有很大的伤害性。它能使我们敏锐地意识到自我,意识到我们如何为他人而生存。自我意识使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事实上,羞耻使我们好像成了自身的旁观者,我们注意到自己的脸红了,声音正在发颤,谈吐无聊。羞耻感使我们监视自己的外表和行为,并对应做出消极的评价。我们会认为:“噢,我没有做好,别人会认为我很愚昧,我在自欺欺人,我真蠢。”
 
  鲁丝厌恶开车,这并非因为她车技差,而是她总是警觉其他司机。她担心别的司机会认为她违规、开得不够快或者看上去缺乏信心。她经常监控自己开车,同时从反光镜观看其他车辆。
 
  有躯体羞耻感的人,经常会敏感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状态,认为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他人面前。过分强烈的自我意识使我们无法显示自己,使我们缺乏创新意识,无法与他人建立亲密的关系。他们只能等待他人的倡导,征得他人的同意。例如,你发起倡导作某事,比如出去找女孩子,你会不时察看他人的反应,以确保他们喜欢这一建议,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坏主意。由于你过分关注这些事情,你就无法享受活动本身带来的乐趣。这种对自己外表行为的监控,以及接下来的消极判断极具破坏性。要克服这一点,首先要弄清楚,你是如何监控自己的。一旦发现自己正在这样做,就马上停下来。注意查看自己传达贬损信息的频率,你应学会识别并挑战你的内部折磨者。
 
  挑战你的内部折磨者
 
  羞耻感对人的压制常常是通过内部折磨者进行的。它会向你传递诸如无能、无用、糟糕、软弱等情绪和观念。内部折磨者生存于抑郁状态下,靠抑郁提供能量。这好比科幻电影中讲述的一样:魔鬼或狮子以恐惧为食,男女主人公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恐惧,这些邪恶的东西就不会生存。
 
  让我们看一些折磨性的羞耻性信息以及我们如何挑战它们:
 
  内部折磨者
  理性/同情性思维
 
  你的失败表明你一个没用的人
  失败令人失望,但是, 我不应该使用全或无是的思维方式。一次失败, 并不能代表你作为 一个人的整体性失败。
 
 
 

  你的问题是:你经常自我苛责,而且总是这样过分片面、重复。
  如果你如此渴望成功,为何使我情绪沮丧,以 致我不再有能量作进一步努力? 帮助处于困境的人,最好的方法是鼓励他们。
  据我看,你只是在羞辱和责备你自己,那是 毫无益处的。 我要面对自己的短处及令我羞耻的地方,如 果我听命于你, 我只会跑开, 我将无法学习 新经验,无法成长、成熟。
 
  内部折磨者
  理性/同情性思维
 
  哭是软弱的象征
  我是失败了,很惨痛。但生活中谁没有失败 过?我也为此感到失望、沮丧。但失败了重 新站起来是心理健康的标志,我不能为失败而不断地、片面地打击自己。
 
 
 

  哭是对痛苦或伤痛的表示,并不是软弱的象 征,是人都具有哭的能力。
  当我们丧失了哭的能力的时候,我们可能同时 会丧失感受自我、帮助自我的能力。 尽管有些人认为哭是软弱的标志,但这并不是事实,或许他为自己的哭泣感到羞耻。如果我们不应当哭泣,那为何我们具有哭的 能力?
  哭泣常常表明悲伤或孤独的感觉,这是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我越明白自己为何哭,我就会越了解自己的真实情感。
 

  直接参与
 
  若想克服羞耻感,你必须学会接受它、面对它,然后摆平它。 许多案例表明:如果人们对自己的羞耻感做认真的探究,很可能会摆脱它。面对羞耻,治愈羞耻(而非回避它、补偿它)是个人 成长的源泉。
 
  治疗羞耻的第一步是要放弃“全或无”的标识,诸如“弱者” 或“无能”。其次,我们需要挖掘那些令我们不快的东西,然后努 力克服、改变。如果我们坚持使用消极标识,我们将会退缩以隐藏自己,无法使自己康复。
 
  与他人交往
 
  想克服羞耻感,我们就必须从躲藏之处走出来,学会与他人交往。你或许想求助于专业治疗,但关键你耍弄清楚:你对你的帮助者感受如何?他或她是否能理解并帮助你克服羞耻感?其实,如果你愿意,你身边的亲人也会对你有帮助。有时,我们阻碍自己与他人交往,因为我们不愿揭示出令我们羞耻的东西,但是,你认为不好的东西别人未必这么认为。
 
  羞耻常与被伤害有关系,我们可以告诉他人是什么伤害了我们,并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感受。当然,问题的关键是,我们不能抱定“他们将无法理解”的观念,轻视他们的帮助。你可以这样想:“或许他们无法理解,但我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一点?”当然,如果你有证据表明他人正在苛责、排斥你,说明他不是一个可信赖的人,但在你了解之前,不要轻易这样假设。
 
  如果某人愿意帮助你,你应尊重他的努力,不要轻视他的帮助。你要避免使用全或无的方式思维——例如:必须完全理解我,或者是他的帮助毫无用处。或许一点的理解就会大有帮助,因为任何过程都是循序渐进的。如果某人并不像你希望的那样理解你,千万不要攻击他,这只会导致他产生防御反应。
 
  走出羞耻是一个缓慢自我开放的过程。我们要逐渐学会与他人接触,对自己、对他人增加同情心。一旦你下决心从藏身处走出来,各种可能都会向你敞开。
    资质荣誉